三峡坝区神秘动物98LFq5K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988
  • 来源:盛世新闻

三峡坝区神秘动物erAlu__________________盛世█▲线路:ss553.com▲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“是。”   轻轻回转身,元昭诩久久看着孟扶摇远去的方向,半晌一笑离开。   留下黑衣人伫立当地,目光复杂的看着前方,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,主子说过的一句话。   “我希望看见优秀的女子,在海阔天空的搏击中自由成长,可以以与男子同样的高度共同飞翔,而不是被强势的羽翼层层保护的金丝鸟,永远不知在风雨中穿行的快感,永远不懂,如何去追逐自己的信仰。”   ----------   孟扶摇很明显的发觉这几天德王府气氛有点不对劲。   其实就是郭平戎自那晚之后频频出现在德王府,不知道他和德王说了什么,德王几次令人带着他满府乱转,一双精光四射的狭长眼眸在每个人身上扫来扫去,为此宗越要求孟扶摇不要出门,孟扶摇当然知道利害,难得听了他一次话,不仅没出门,还特意在身材上做了伪装,现在就是一个平胸脸黄的瘦小子,一点也不起眼,几次郭平戎遇见她,都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。   这日孟扶摇到宗越的药圃里去取药,一路走一路盘算着,看郭平戎那不肯干休的架势,似乎认定了那晚脱他裤子的人就在这王府中,看样子自己还是早点跑路的好,哎,早就应该走了,不就是贪图着德王府免费又精致的食宿嘛。   其实还有个理由孟扶摇是不会承认的——元昭诩几天没出现了,她有点怕自己撒丫子跑路后,这家伙找不着她,虽然孟扶摇自己也知道这人神通广大,正常情况下不会发生这等事故,但是,但是万一呢?   孟扶摇神游物外的抓出药铲,一铲子没下去,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响。   与此同时伴随着女子惊惶的低呼,自药圃外的小花园的花亭处响起。   孟扶摇探头去看,隔着花荫看见外院侍女巧灵正蹲在地下,慌乱的收拾满地破碎的瓷片,而上方,郭平戎神色阴沉高踞座上,他对面的德王,沉着脸呵斥,“笨手笨脚的蠢丫头,滚下去!”   巧灵吓得浑身瑟瑟发抖,飞快的往后退,孟扶摇无声叹了口气——郭平戎最近心情烦躁,谁遇见谁倒霉,说起来还是自己连累了巧灵。   巧灵背过身悄悄抹泪,含泪的小脸在孟扶摇视野里一闪便逝,孟扶摇看着她,忽然愣了愣。   这姑娘一向长得好,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秋水明眸,只是平日里也没多在意,如今这眸子被泪水洗过,水光盈盈,不知怎的看来有几分熟悉。   孟扶摇还没想出哪里熟悉,就听见郭平戎“嗯?”了一声,忽然上前一步,一伸手卡住了巧灵的下巴,将她的脸硬生生转了过来面的着自己。   他眯着狭长的眼,目光剔肉搜骨般将巧灵上上下下看了一遍,十六岁的巧灵什么时候被年青男子这般放肆的看过?何况郭平戎身躯高伟,面色如铁,一双上挑的狭长眼眸看人时总带着三分邪气,多少也算个有魅力的男子,巧灵羞得连脖子都红了,倒更添了几分风中娇荷的韵致。   孟扶摇看着郭平戎的目光,想起元昭诩那句“寡人有疾”的评语,心中暗叫不好,她忽然想起来刚才巧灵的眸子看起来像谁——像自己!那孩子眼睛虽没她明亮,但微微盈了点泪的时候,竟然有几分自己的神韵,想必就是这双眼睛,吸引了郭平戎的注意。   郭平戎确实在盯着巧灵的眼睛——那夜居高临下,暗器之风激开那少女的面纱,黑暗里看不分明颜容,唯有一双眼睛明若秋水,华光璀璨,有种惊心的带着煞气的秀与艳。   那一刻他险些忘记愤怒,脑海里只留下惊鸿一瞥的震惊。那一刻纵横中州的他放弃了先前想要将孟扶摇乱刀分尸的打算,开始认真考虑,将这个胆大而又狡黠的美丽女子掳获,如果她那双慧黠的眼睛只对着他微笑,如果她用清亮细脆的嗓音在他身下婉转SHEN吟,如果她那付纤长有力的腿绞住了他的身……那该是何等的销魂?   男儿傲行当世,要的不就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?   至于那个接下他暗器并逼他落墙的男子——郭平戎冷笑着,“天地之辉”那么好接的?上面的南疆剧毒沾着肌肤便即攻心,这人现在想必已经是死尸了吧?就算他好运没死,那也只会落得更倒霉的下场——只要给他找出他是谁,必将其碎尸于刀下,让他知道,十强者的弟子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配招惹的!   他心中心思千回百转,面色便阴晴不定,握住巧灵下巴的手指下意识的使力,痛得巧灵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听见叫声郭平戎才松了手,再次淫邪的上下打量了巧灵一阵子,才转头对德王道,“想不到王爷府中,便是一个粗使丫鬟,也有这般的好姿色。”   坐在主位的德王,身架高大气度沉雄,坐在那里也有一人高,容貌本也是不错的,却有一道狭长的伤疤斜贯额头,生生的破了相,据说这是当年临江王叛乱,长孙太子计杀名刺客疏影,疏影的妻子兼搭档乱梅为报夫仇刺杀太子,是德王一力接下她玉石俱焚的一剑,从此留下了这道永远的疤痕,这位在无极朝野以忠勇著称的王爷,此刻微笑着看着出身自己麾下的爱将,不以为意的道,“你这眼高于顶的,难得看上谁,既然喜欢,带了去便是。”   “真的?”郭平戎目光一亮。   德王大笑,道,“不过一个侍婢而已,本王还舍不得给你?”   “王爷看她是个侍婢,我看却是个宝。”郭平戎回身打量巧灵,若有深意的一笑,“难得遇见自己中意的,也是个缘分,我可不想委屈了她,这就带她回去,开脸做妾吧。”   “你既然这么抬爱这个丫头,倒是她的福气,既如此,我府中也不好随便怠慢了建武将军的第一个爱妾。”德王大笑,“来人,带巧灵姑娘下去,告诉王妃,给巧灵姑娘准备嫁仪,明日风风光光送进将军府!”   郭平戎微笑相谢,命人将又惊又喜的巧灵送下去准备,孟扶摇看着那孩子满脸恍惚的进了后院,一拳恨恨击在掌心。